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代勇 >

如何评价《琅琊榜》里梁帝身边的太监高湛?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代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这位太监,只觉得他非常了解皇上并且能明哲保身所以也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他有几次帮助梅长苏我才开始注意到他,一是传话静妃提示苏先生进宫会有危险;二是提示梅长苏皇上赐的酒是毒酒。这让我在刷第二遍的时候开始注意高湛的台词,真是细思极恐。先来用案例分析下高湛高明之处:

  大家仔细看,高湛的眼神戏非常多,对于梁帝的想法,高湛一般只是想想不说话,或者在旁边浅笑。

  梁帝说:“他们在争什么麒麟才子,据说得之可得天下,真是可笑,这天下是朕的,岂是说得就能得的,你说这是不是笑话。”

  刑部被端掉一锅后,太子和誉王争相推荐自己的人,梁帝一片头疼,然而靖王巧妙提醒了皇上总结侵地案的刑部主司蔡荃,这也是高湛第一次注意到靖王。高湛较早察觉靖王的夺嫡之心,但没有揭露。

  皇上问高湛霓凰在金陵待了多久时间了,高湛回复的是尚未满一年,也就是不认为霓凰待得很久,可以看出他的仁慈。但是皇上认为霓凰在金陵待得太久影响南楚的稳定,所以最后霓凰还是被皇上差遣回了西南镇守(这皇上疑心重),并且留了穆青为金陵的人质。

  太子和誉王争夺巡防营的兵权又炒的不可开交,梁帝回殿后十分恼怒,高湛提醒静妃生辰既转移注意力也对静妃的宠幸有帮助,随后起驾去了芷萝宫,巡防营也因此归到了靖王手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管高湛是否意料到了此结果,但都对静妃母子上位有了很大帮助。

  看到太子身边的侍卫非常慌张,高湛立马看出有异常,所以特问梁帝请太子出来见驾,这明显是不希望太子有什么闪失。

  场景:皇上发现了太子在东宫歌舞升平,十分恼怒,下令蒙挚封禁东宫,蒙挚说没有圣旨难以执行,对皇上不依不饶请求圣旨,但是高湛明白皇上也心疼太子,对此事无法作出明旨,所以高湛打断蒙挚并且说 :“传撵~起驾~”

  朝堂上,夏江和誉王再三激怒靖王,靖王一口一个祁王一口一个林帅,引得皇上勃然大怒!此时幸好高湛出来缓解气氛,让皇上稍稍息气了些。才使得梁帝没有进一步对景琰的处置。

  夏江和誉王控告靖王,后宫里皇后因静妃给宸妃立牌位的事情向她发难,皇上从后宫出来问高湛:你觉得不觉得今天的事情太巧了。高湛回:您说静妃母子二人命里反冲?

  高湛大概从贵妃传信说梅长苏说林殊的时候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后来他也倒向了祁王林家也算是众望所归。况且,公公一直是有情有义之人昭雪旧案本是正理啊。(网上说高湛随党争站位,但我不以为然,民心所向,众望所归,按照宫中剩下的有情义和有智商的旧人来看:言侯爷,纪王,我想这位历经两朝的高公公更是清楚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当皇帝什么才是正途,所以帮苏先生也是自然的事。)

  高湛故意这样问,梁帝说“此毒离奇要有爆火有烈雪还有梅岭特有的雪疥虫,如果真有一个中了火寒毒的人在这两年把朕的京城搅得风云变幻,这难道还是巧合吗?”

  高湛端来两杯酒后,拿着一杯隔开且提醒:这杯是苏先生的。其实此举实在是明智,一是提醒靖王和苏先生这是毒酒,二是可以理解为担心皇上拿错酒才有意提醒(毕竟事关人命)。

  皇上立马瞪了高湛一眼,之后高湛无辜的表情冒了出来(这我就不截图了,哀家累)。

  夏江控告梅长苏是赤焰余孽林殊,靖王十分惊讶,高湛一定是观察到了这点,整个过程推断出靖王并不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所以当皇上疑问时候,高湛解释说如果梅长苏就是林殊,靖王是绝对不会让他进悬镜司的。甚合情理,瞒过了陛下。

  总之,高公公既是宫内最聪明,又善解人意;既有情有义,又能顺应大势;既能力挽狂澜,又能明哲保身。

  看小说才能体会,静妃是有多深的城府,褒义的城府长辈都一口一个孩子们,说的心暖暖的不过小编看来最有脑瓜的第一肯定是苏哥然后应该是言侯,高公公,静妃,纪王,夏江,13,谢侯,等

  今天来说说,不参与党争的高湛,原谅小编没有找到高湛的图,只好现截了几个。

  书中对高湛的描述,大多都说得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但是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却大多是在紧要的时候。梅长苏在跟蒙挚说要他去感谢高公公的时候,就有重点说到这位高公公。我们之前也说了对于夏江和誉王对靖王的咄咄逼人,梁帝拿不定主意,而这个时候高湛又插一句嘴。这不但说明了高湛不但深谙宫闱生存法则,并且广修善源,对我们来说他的处世哲学也大有学习借鉴之处。我们来回顾一下他在书中的其他的一些细节吧。

  1、(原文)虽然是已在皇帝驾前贴身侍候了三十多年的老心腹,又早已升任六宫都太监总管,但高湛的为人处事一向并不张扬,面对这几个年龄小上几轮的孩子,他仍是毫不失礼,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

  这点细节说明这位高公公虽位高权重、深得圣心。但是他却不张扬、毫不失礼、笑容可掬。谁也不得罪,礼多不见怪,谦虚谨慎的态度,对谁都恭恭敬敬,没有一点架子。这是友善,低调的态度。他清楚地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况且时局多变而动荡,谁又能知道谁以后得权得势执掌天下呢?得罪谁他都不好受。

  2、(原文)高湛虽然一直居于深宫,但好象很清楚飞流身份的样子,把三个有地位的贵公子赶走了,却管也不去管这个阴冷少年,由着他象钉子一样竖在楼道口。

  郡主找梅长苏私聊,高湛只支开三位贵公子,却不管飞流。难道公子们不比飞流显贵吗?

  第二,太皇太后要召见的人,是梅长苏他们,飞流不在其列,甚至高公公先前都不知道他是谁。然而他却一直跟在苏先生的身边,不离左右,此人定是苏先生的贴身侍卫;

  3、(原文)这一日太子誉王又在朝上发生争执,梁帝回宫后本就心情不悦,用膳时外面蝉声又起,顿时眉生怒意。小太监们吓得魂不附体,手忙脚乱地拿着粘竿四处打蝉,打到午膳结束,仍然偶有弱弱的蝉鸣在响。

  内监总管高湛看见梁帝脸色越来越阴沉,心中直发慌,正没抓挠时,突然想起一事,赶紧道:“陛下,今日是静妃娘娘生辰,您不去看看吗?”

  梁帝喜欢安静,连蝉鸣声都有可能惊扰皇帝,说明皇帝神经衰弱啊,想必这几十年来皇帝没睡过几次好觉。而这时候蝉声又起,梁帝顿生怒意。皇帝发怒可不是好事,所谓伴君如伴虎,说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向来会揣摩圣意的高湛怎能不知皇帝现在的心境呢?想着上次皇帝不由自主地去到静嫔(当时是)的住地,却在那安稳的睡上一觉了,恰恰正巧今天是静妃的生日。如果是以前,高湛是断然不会提静妃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一个身着六品内史服色的人战战兢兢地答道:“回……回、回禀陛下,太子殿下在、在……在里面……”

  高湛见他应答得实在不成体统,忙岔开道:“陛下,让他们去通知太子殿下来接驾吧?”

  梁帝“嗯”了一声。高湛随手指了指刚才回话的那名内史,小声道:“还不快去!”

  身为内史却不知道太子在干什么,是失职。但是如果真不知道太子在干什么,也不会如此慌张不成体统。明知太子在干什么却不说,是欺君。不管失职或欺君,轻则挨板子,重则掉脑袋。高湛又一次卖了份人情。

  不过相比之下失职或欺君,还是失职罪轻一些,乌纱帽是保不住了,至少小命是捡回来了。

  所以当梁帝对他的失态行为起了疑心的时候,这位六品内史,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

  5、(原文)“皇后也辛苦了,回宫去吧。”梁帝站起身来,面有疲色,“朕近来事情杂多,你要学会如何为朕分忧。高湛,年下新贡来的那批尾凤罗丝,朕叫赐两箱给皇后的,你送去了吗?”

  高湛机敏地答道:“回陛下,今儿入库清数目误了点时辰,奴才会立即派人送去的。”

  这摆明了皇帝要这个时候做个和事老,一方面帮静妃开脱了,另一方面又安慰了皇后。

  这是表明一个态度:皇后毕竟是皇后,这尾凤罗丝,朕别人不赏赐,偏偏赏赐给皇后你,足以证明皇后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6、(原文)看着看着,这位六宫都总管总是低眉顺目一团模糊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表情,那是暗暗下定决心的表情。

  “禀娘娘,是左中丞东方峙……”靠近了静妃身后,他只低声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说完之后,便蜷起身子,一动也不动地等待着结果。

  此时高湛已经清楚地知道现在的朝局。明显已不是当初太子和誉王争储夺嫡,梁帝独大的时代了。现在这个时局,梁帝和新太子景琰是对峙的,输赢已成定局。若这个时候还不表明立场站好队,恐怕将来老命不保。

  静妃这个时候想要做的,就是要保证自己的儿子稳稳坐上皇位。那么眼前的这个静妃,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事事隐忍,明镜高悬的静妃了。

  《琅琊榜》是一部从编剧到演员到观众,都三观比较正的电视剧。其中最难得的,就是大家对高智商的角色有着很高的认可度。据说扮演誉王的演员黄维德进了剧组后还“上书”给导演要求提高反派的智商——其实就是他自己的角色的智商,理由是这样才能显得主角更聪明一点。

  除梅长苏之外,静妃和言候也都是高智商玩家的典型代表,而另一个智商曾经得到过江左梅郎亲口赞赏角色,就是很有爱的高公公。

  高公公的智商其实也已经到了细思恐极的级别,我们从头梳理一下,慢慢的分析一下这个高智商的例子。

  原著中没有交代高湛在皇上身边待了多少年,但是梅长苏表示天底下最了解皇上喜好的人就是高公公了。鉴于梅长苏是剧中智商逆天的存在,所以我们可以默认这句话毫无争议。

  整部剧中来看,皇上也的确是在和高湛相处的时候最为放松、自然。越贵妃如此得宠,在皇上面前假装无意的提起来郡主招亲的事情时,皇上也马上沉下脸来戳穿了她的心思。静妃自然是有容乃大人淡如菊,但毕竟皇上和她多年不太聊天,而且由于多年置身事外,很多事情静妃都并不知道。但是所有的那些过往——宸妃、祁王、璇玑公主,高湛都是知道的。他小心翼翼的守护着皇上的秘密,也小心翼翼的守护皇上的脆弱。他知道皇上所有的往事,知道他的软肋与底线,知道他的喜好与忌讳。他在皇上那里得到的信任,比其他人都要多。

  皇上对他的信任表现在很多日常的细节中。比如封面的那张截图,两个人讨论下一个棋子该落在哪里,皇上大概是已经看出来自己错了,反而气急败坏的冲着高湛说你来呀你来呀就你厉害哼!像皇上这种性格的人,大概只有在非常非常有安全感的时候才会撒娇,而他大多数萌萌哒时候,也都是和高公公对手戏的时候。

  高公公有一个不太容易注意到的小细节:虽然他有皇上的信任,有着稳固的位置和比较高的权利,但是他对其他人都非常的有礼貌。在除夕赐菜的时候,他就先向蒙大统领道了辛苦,又向护送的禁军们说了句有劳各位护送。

  另一次印象中的对下人很有礼貌,是在皇上对梅长苏动了杀心,恰好静妃的侍女过来送百合羹(还是什么其他的好吃的)。高公公一边满脸微笑的说哎呀真是辛苦姑娘大热天的跑过来了,一边夹带了那句关键的“告诉静妃娘娘苏先生不得入宫”——这大概是高公公唯一一次阳奉阴违违反了皇上的旨意。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答案是什么好处也没有。即便靖王登基对高公公来说最安全,但是梅长苏死了反而更能保全靖王的地位。况且皇上对他是百分之百的信赖,一旦让皇上知道他也有阳奉阴违的时候,他恐怕马上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最后,也是高公公关键的一句“如果梅长苏是林殊,靖王绝对不可能让他进悬镜司”打消了皇上的杀机。这句话真是过于机智,而且从一个“从来嘴里没句准话”的保守派口中说出来,可信度更是增加了100%。

  那么我们顺着剧情继续问一个问题:高公公到底知不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呢?他又为什么要救他呢?

  高公公是一个善良的人,没有主动去害过谁,但是他为什么要自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梅长苏?

  我想他其实当时就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也知道靖王一直被蒙在鼓里,更知道唯一能救林殊的那一句话是什么。

  梅长苏与夏江的一番辩论,很大程度上是为皇上贴身定做的。他知道皇上多疑,所以不断的用言语挑拨,让皇上从信任夏江转变为不信任夏江,逼的首尊大人都快当场哭出来了。

  但是高湛不是梁王,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他很清楚梅长苏一直在指责夏江骗人,而并未完全证明自己绝对绝对不可能是林殊。

  显然,梅宗主逃避了问题。正常的论证方法应该是:我有种种证据证明我绝对不可能是林殊——比如我出身清白,族谱明确,爹是谁娘是谁,只要在林殊死前的十九年有不在场证明,能很轻易的作为“我不是林殊”的证据。但是他没说。

  高湛所说的“如果他是林殊,靖王绝对不会让他进悬镜司”的前提,其实是不成立的。

  因为靖王当时就震惊了,显然是第一次听说“哇塞原来梅长苏就是林殊”这个想法。所以靖王显然不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那么高公公这句话,其实并不能证明梅长苏不是林殊。

  其实皇上也看出来靖王满脸震惊了,所以皇上其实或早或晚,也能推理出来高湛的这一句定论是有问题的。但是毕竟他对高湛无比信任,所以他信了。至少当时信了。

  这是很危险的做法。等皇上转头反应过来,高公公就一定会倒大霉了。但是他还是冒险这么做了。

  让我们回顾一下整个过程,高公公默默的在旁边看出了梅宗主辩论过程中的漏洞,推断他的确是林殊,并且猜到了林殊一开始就没有告诉靖王,同时做出了保护林殊的决定。而且顺着梅宗主已经布好的局,临场发挥,在最关键的时刻,说出了最正确的那句话,终于稳住了疑心很重、智商很高的梁王。

  作为皇上的贴身太监,我想高公公和林殊的接触机会应该很少。但是他却能和霓凰、静妃一样猜出林殊的身份,仅凭这一点,我觉得他智商应该还在静妃之上。

  不过高公公或许也不仅仅是为了救林殊,梁王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也在懊悔自己心狠,但是你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这么做。

  或许高公公知道,如果知道真相,梁王一定会杀了林殊,之后也一定还会后悔但又嘴硬,让自己活得更加不安。所以他这样做,既是救了林殊,也是解脱了梁王。

  高湛和皇上最感人的一幕,我想就是皇上被大家逼着重审旧案,整个人都崩溃了的时候。他觉得太子不可信、群臣不听话、皇弟不可靠、静妃也居心不良。在他崩溃的时候,他呼唤的是高湛。

  这是皇上最脆弱的时刻。高处不胜寒。有一天他发现全天下都似乎“背叛”了他,至少他还相信,有一个人会永远永远坚定的站在他身边。

  高这个人,宫中浸淫已久,老油条一个,在大局未定之时,绝不站位,整天揣着明白装糊涂。比如誉王和夏江勾结,拿卫峥和辰妃牌位陷害靖王母子时,梁王和他说了一句:“今天靖王母子同时出事,是不是有点蹊跷?”高湛马上回了一句:“您是说靖王母子同时犯冲?”一句话,两边不得罪,实在是高。

  但是一旦大局已定,靖王封了太子,监国,朝中有实力的王子也死的死,废的废,静妃在后宫中一家独大,纵观内外,危协到靖王地位的人几乎没有,哪怕是夏江,他顶多害死梅长苏,对靖王地位是没有危协的,因为再废太子下去,就没人能当太子了,而且梁王私心也不想废太子,动摇国本的事,他不会做。这个时候,聪明如高湛就马上开始站位了。

  第一步,在不触怒梁王的情况下,通知静妃,暗地里卖了未来皇帝一个人情。第二步,在皇帝问他信不信梅长苏是林殊时,没有再装糊涂,而是说不信了。

  高湛作为皇帝的贴身太监,我相信太子和誉王平时没少拉拢他,但是为什么他没有在这两人相争时早早下注找靠山呢?一来局势未明朗,不易过早下注。二来他作为一个太监,不比权臣,涉入党争之中对他没有好处,权臣涉党争无非是谋一个大好前途,而他一个太监,又不能出将入相,再好的前途也只是大太监,而他已经做到顶了。这时再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卷进与已无关的漩涡中,实在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但是局势一旦明朗,他马上倒向靖王一边又是为何?其实道理很简单,未来大boss的人情不是人人能卖的,虽说他身处深宫当中,生活很单调,但谁能保证他日后就没个需要求人,或需要自保的时候呢?尤其是伴君如伴虎,后宫当中,砍头也是分分钟的事。

  最能显示其智商超高的地方是,梁帝欲用毒酒毒死梅长苏,高湛在端上两杯酒的时候故意说:“这杯是苏先生的”,梁帝马上怒视高湛,高湛也面露惊恐,靖王立刻明白梁帝用意才开始极力阻止,如果不是高湛,靖王不一定意识到梁帝让高湛准备的是毒酒。而且,高湛说的时候不紧不慢,自然而然,丝毫显示不出自己是故意而为,而且表现地直到梁帝怒目而视才意识到失言,不仅保护了梅长苏,也保全了自己。

  人精,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要不是察言观色修炼到了神境界也不会在皇帝旁边伺候那么久(从剧中一些互动小细节可以看出他和梁帝关系还不错)。政治立场中立,偶尔卖个人情(例如封闭东宫那段,他多次打断蒙统领问皇帝请旨),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帮助靖王/静妃

  他历经三朝(当然包括靖王上位的这朝),在侍奉梁帝时已深受恩宠,说明极具智慧,情商够高,可以这么说,论对梁帝的了解,无人能出其右。难得的是没有自我膨胀,不做坏事,不选择阵营保持中立,最聪明的是谁都不得罪,见谁帮谁(楼上也提到了数次打断蒙挚要明旨),最后看大局已定,向静妃娘娘告知谁是告密者算是对未来掌权的靖王示好,可谓是大智慧者。

  印象中小说的结尾是这么描写的:“这宫中的风从来也没停过。”历经三朝的公公高湛如是说。

  更新:第37集,梁帝对高湛说宫外夏江奔着靖王而来,宫内皇后对静妃兴师问罪,觉不觉得太巧了点。高湛答:您是说静妃母子今天命里犯冲?

  萌翻了,“揣着明白装糊涂”这项技能值满分,更明白什么时候该使用这项技能。

  他曾度过一个榴花绚烂的少年时代。那时,诅咒还没有降临到这个家庭。他的父亲是大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整个世界似乎全在这个家族的手中。母亲娄氏贤德淑婉,给他无尽的关怀和爱护。年少的高湛爱追风,喜欢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喜欢夏天的虫鸣和冬天的雪。他以为会在杏花疏影里度过这一生。

  然而,权力的游戏让人癫狂,当看到自己的亲生哥哥们为了争夺皇位,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高湛害怕了,他看见兄长高演竟然毒死同为兄长的高洋的儿子,他的心是崩溃的。高欢的儿子很多,高洋高演高湛并不能算是最亲密的,但高湛仍记得十三岁生日那天,高洋送给他们的鎏金斜月刀,那是攻打伪朝的战利品,是高洋最宝贝的东西,那天高洋摸着他的头说将来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恨高演,难道不是吗?杀了自己最敬重兄长的儿子自立为帝,怎么可以有这么恶心的人。他更恨自己,恨自己的软弱和无力,甚至保护不了最爱的女人。他第一次见萧唤云也是在十三岁的时候,梁国内乱,宗室往魏国避难。就在以为可以和萧唤云长相厮守的时候,又是这个高演从中作梗,生生将二人拆散。

  他想过去死,人事的浮华已经没有意义,到头来只剩苍凉点滴。这时,他遇到了在河边浣洗衣服的少女陆令萱,她的美如三月春风下的桃花点点,又如……(此处省略一万字)。

  万万没想到,伪朝也被权臣推倒,变成宇文家的周国了。转眼,周人兵临城下,各路大军正在交战,来不及保卫国度。看来是要死在这了,高湛想。他从不怕死,但想到要让陆令萱和自己一起死,心里还有一点小激动。

  皇帝一家从狗洞中逃窜,高湛令萱文武百官紧随其後,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城外溃逃。没想到一支流矢不知从何而来,直接射向高湛的心脏,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高演一个箭步挺身而出,扑在高湛身上,飞箭正中他的胸口。

  『我的傻弟弟,你要好好活着。』高演挣扎着说,『文武百官过来,我现在把皇帝之位传给我的弟弟高湛,你们要尽心辅佐。』

  对呀,我还有儿子。高演在弥留之际忽然想起。高百年,那是他和萧唤云生的第一个儿子。那个时候唤云难产,他的心天天都提到嗓子眼里,生怕出事,那个时候的萧唤云啊,别人绝对不会知道她是意图推倒大齐统治的蛇蝎妇人。高演思索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天下兵马大元帅赶到,打跑了周军。高湛继位。史称齐文帝。陆令萱为皇后,史称花蕊夫人。

  高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当了皇上。他就在糊里糊涂中度过了人生中的锦瑟年华,说大事也没什么大事。陆令萱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取名高经高纬,寓意经天纬地。高演的儿子高百年意欲通敌,被处死。国境一片太平。再无战事。天寿元年,陆令萱去世。奉行一夫一妻无妾制的高湛终于一个人了。

  万万明想到,自己的二儿子高纬居然为了夺皇位,杀死了高经。更把屠刀伸向了自己的身上。

  他以为自己死了,却发现还剩下残缺的身体,满身是血。这是哪里?他不知道,他要复仇,他要复仇!可是,要向自己和陆令萱的儿子复仇,他又怎可下了决心?

  『陛下,这天底下哪还有什么齐国啊,齐国不是已经被周国灭了吗?』高湛不动声色。

  『你叫高湛,齐国不是也有个皇帝叫高湛。仔细想来,你若真是齐国人,定不敢和皇帝同名。』

  『这倒让朕想起了皇姐砗磲公主。当年潜入齐国皇室,最终设计嫁给齐主高演。』

  『砗磲公主少怀大志,想要光复我大梁,因东魏强大,故相处联姻一计,谁知高氏篡位,竟生生把东魏变成了齐国,你说这世道。』

  『当时高洋自立为帝,但身体虚弱,一看便是短命的。砗磲公主看准高演,却险些被长广王高湛打乱计划,本欲下手除之,谁料高演自己开了窍,娶了皇姐。後来皇姐设计毒死高洋和他的儿子,成功成为齐国皇后,谁料高演也是个短命鬼。你说,这世道啊。』梁帝的眼中漏出悲伤的色彩。『如今我大梁国弱,夹在周国和陈国之间,朝不保夕……』

  梁帝絮絮叨叨说了很多,高湛却听不进去了。他似乎成了一块木头。一座永恒的丰碑。

  不知过了多久。大梁易主,太子萧景琰登记。新帝文韬武略,奈何大势已去。北方周国又换了主人。普六茹坚欺负孤儿寡妇,愣是把周国变成了隋国,南方则沉浸在莺歌燕舞之中。

  高湛在睡梦中惊醒,皇帝皇后和一众宗室被招入隋国长安城。此去,多半不会回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姓崔的将军。

  过好年後,此时的高湛正现在一口井边。外面已经杀声震天。井下面是陈帝和两个贵妃。

  这时一个英武的年轻军人出现在他面前,大喝一声,『将这祸乱宫闱的妖妃张丽华就地处死!』

  高湛不愿看这一幕,转身离去。此时的陈宫已经乱做一团,没人顾及这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太监。

  『高公公,国主更替,与我等宦官无关,快进屋来吧。』平时相近的小太监说,『快进来吧!起风了。』

  够聪明,能辨善恶,有主见,擅长明哲保身。靖王第一次露脸宫外侯旨,通报殿内,一干人等在赏字,只有高公公眉毛略略一抬,大家赏鉴完毕,高公公上前一边收拾字画,随口说了靖王宫外还侯着。没让靖王等更久。一出场就看出他的态度,对言语不多,句句精道,符合一个精明老道善恶分明宫廷公公的形象。

  不得不说琅琊榜这组人够用心,细节处完胜其他剧。不说萌挚封东宫请明旨两次打断这些个明显的地方,剧中数次关键时刻都给了高公公镜头,镜头下高公公无非不过一抬眉一睁眼,于细微处见智慧,梁王审梅长苏的时候,让高公公检查梅长苏身上的痣,高公公动作利落,但是有故意挡着点,不让皇上看的太分明,这不是一个大智若愚之人是什么?一辈子都不说一句准话,独独肯定的说梅长苏肯定不是林殊,善恶自在他心,既能保护自己又能帮助他人,这不是大智慧是什么?

  梅长苏第一,静妃,蔺晨,高湛这仨排名不好说,因为剧中蔺晨的出场不多,但出场就能帮上大忙,帮梅长苏铲除了大部分的滑族眼线等

  前期和后期帮过靖王,次数很少,在誉王和前太子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没有帮过他们俩,皇上在某些事情怀疑他们俩的时候,问高湛,高湛就给糊弄过去了

  皇上只在他跟前表现过萌萌哒的样子,皇上最后被逼重审旧案的时候,头发凌乱,被所有人背叛的时候,大喊高湛,但高湛却没来。也算是导演给的一个细节吧,从头到尾唯一一次皇上喊高湛却没来的时候。

  1,第二集中,前太子和誉王在皇帝面前说事情,靖王回来要见皇上。前太子把传话的太监赶了出去,高湛就很鄙视的瞥了一眼太子,然后过了很久,高湛才给皇上提示:靖王还在宫外候着呢。

  ----这里就可以看出来高湛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因为这个时候还不牵扯党政,他明白靖王不得宠,受委屈,祁王可能被诬陷等等的事情

  2,最后一集中,静妃说起风了。高湛回:宫墙之内的风从来没停过;一语双关有没有,这只是他平日里糊弄皇上的毫不起眼的点

  3,37集。夏江和誉王诬告靖王,后宫里皇后因静妃给宸妃立牌位的事情向她发难,皇上从后宫出来问高湛:你觉得不觉得今天的事情太巧了。高湛回:您说静妃母子二人命里反冲?

  4,最后几集下棋的时候,皇上自言自语说下这不行,高湛回:哎呀,下这下这。皇上一脸萌萌哒的回:你行你来;他可能是皇上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人,哈哈哈哈

  5,还有哪一集选刑部尚书的时候,前太子和誉王争着推选自己的人给皇上,皇上都不满意,忘了怎么说到菜荃了,皇上就问怎么没人推举菜荃呀,高湛回:兴许是忘了。皇上回:哼,想必菜荃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誉王的人吧。高湛会心的一笑,这个笑容很有特色。

  6,夏江诛心,告诉皇上梅长苏是林殊,高湛给静妃的宫女提示:苏先生不得入宫

  7,事后皇上问高湛:你信不信梅长苏是林殊。高湛为数不多的给了一次肯定的答复:不信。这个时候炒局权利划分已经很明显了,高湛有意帮助靖王

  还有非常多的眼神戏,出了什么事,然后就给高湛一个眼神特写,说明他啥都明白了,想起来再慢慢补吧

  看了这么么多答案都没有提到一个细节。夏江叛逃后回宫向皇上说出梅长苏是林殊的时候给了高湛一个镜头,他十分惊讶的吸气甚至缩脖子。这对于我们平常有礼有节十分得体的高公公来说,真的是非常超乎寻常的表情和动作了。

  接下来就是大家熟悉的他传话给静妃不让苏先生进宫,再然后就是不经意的说出毒酒的事情。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这时候他站队与否我不知道,但是他这份情,不仅仅是给静妃母子,最重要的是给那个京城最明亮的少年的。

本文链接:http://jencorbett.com/daiyong/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