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戴斯蒙德梅森 >

伯莎梅森的存在意义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戴斯蒙德梅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要:伯莎梅森是简爱这部女性主义小说中的唯一一个失语的角色。然而,就是这个失语的、出场次数寥寥可数的角色,决定了小说中每一次重大情节的发展方向。笔者结合伯 莎梅森对男女主人公罗切斯特和简的人生历程的决定性作用,分析其在这部小说中作为简 的对立体的存在意义。 作为一部女性主义的开山代表作,以往的研究通常关注于简的特质,而往往忽略了小说中唯一一个失语的重要角色,一个对于情节发展有着决定性的角色-伯莎梅森。作为带 给罗切斯特财富与地位的原配,伯莎在整个小说中却始终带着娘家的姓氏,罗切斯特似乎从 来没有想过与她一道分享自己的姓氏。小说作者勃朗特用近乎冷酷的笔触安排了伯莎的命 运,同时还彻底地剥夺了她的话语权,让她无法分辨,也让读者难以揣度其内心的想法。笔 者认为伯莎梅森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是整个小说中重要情节的决定性推手,可以说,没 有她,小说的许多情节无法发展。并且,她是作为女主人公简的一个对立体而存在的,她不 仅帮助简爱实现了她无法实施的重大愿望,并且以失语的形态作为简――这一第一叙述者 的对立体而存在,以自身的悲剧经历说明了话语权的重要性。 罗切斯特有着较为显赫的家庭声誉,然而,除了那个能给他带来荣誉的姓氏,他不过是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作为次子的罗切斯特要么过普通人的生活,要么就靠着这个显赫 的姓氏,赶紧找个有钱人家的女人结婚,靠女方丰厚的嫁妆继续过着贵族生活。理智的罗切 斯特选择家人为他安排的第二条路,他娶了有着三万英镑嫁妆的伯莎,继续过他体面富裕的 生活。而伯莎却因为自己丈夫当年“幼稚无知,没有经验”所犯的错误,开始了作为疯子的 15 年不见天日的禁闭生活。在罗切斯特对她的描述中,有着微妙的矛盾:婚前的伯莎.梅森“是 个美人、雍容华贵”,而婚后初期的伯莎则“既粗俗又陈腐,即怪僻又愚蠢”。再后来,读者 所能看到的就是一个疯掉的、失语的伯莎,那个曾经出自富裕家庭的美人变成了一个人见人 怕的“穿了衣服的野狗”,无法想象勃朗特创作时以怎样的心理写下了这些文字。 无疑,即使是已经疯掉的伯莎还是有着自己的独立思想的,她不止一次偷偷地溜出来,但却从不离开这个禁锢她的空间。也许,她还在捍卫着自己女主人的地位。当年轻的小姐太 太们来到桑菲尔德府,大家都误会英格拉姆小姐会成为这里女主人的时候,伯莎第一次纵火 了,她想以毁灭自己丈夫的方式结束这一切。她似乎无所不知此处正在发生的事情,她以自 己的方式阻止自己不愿看到的情况发生。当得知简会成为自己所带来财富的女主人时,伯莎 选择毁灭这一切。在最后的那把熊熊大火中,伯莎死去了,那个富有的,健康的、自负的罗 切斯特也死去了,只剩下灰烬和一个残废的罗切斯特,罗切斯特在与伯莎的这段痛苦畸形的 婚姻中从起点又回到了原点,但心智和人生观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毫无疑问,随着伯莎这一秘密存在的揭露,简对爱情的美好期许完全破灭,从这一角度看伯莎是简爱情的终结者。性格独立倔强自立自强的简本来对着这段即将到来的婚姻就有 着莫名的恐惧感,她排斥罗切斯特照着自己意愿给她购置的华服美饰,甚至还莫名地排斥那 个即将被冠上的夫姓。一天夜里,伯莎来到简的房间,披上了那件婚纱头饰,然后又扯下了 它,简目睹了这一切,而她却以为这是一个梦。这一事件完全就是对婚礼后的隐喻:当伯莎 的存在被梅森先生揭露后,简与罗的婚礼中止了,而后是简的离开,那个象征婚礼的面纱就 这样成了三人的耻辱见证。 从另一个角度看,受19 世纪世俗观念的影响,勃朗特还是将简刻画成了一个虽独立 却懂得对冲动欲望如何克制的女性,简的许多可怕的或是潜意识的想法都是通过妖妇伯莎来 实现的,从这一角度看,伯莎似乎成了简的另一只手,是重要愿望的成全者。例如,在筹备 婚礼时,简内心充满矛盾,于是,伯莎出现了,她的出现,不仅仅是短时间地推迟了婚礼, 而是完全终止了此次婚礼,此外,简还在当时梦到“桑菲尔德府已是一处凄凉的废墟”。因为 简的内心渴望能与罗切斯特平等,在筹备婚礼的那段短暂的日子里,简记起了早已忘却了的 叔叔约翰要收养自己成为他遗产继承人的打算。“如果我有那么一点儿独立财产的话”,“说 实在我会心安理得的”。于是,伯莎再度出场,完成了她的落幕表演--毁掉了由她嫁妆所堆 砌出来的桑菲尔德府和那个健康自负的罗切斯特,给了简一个可以回到罗切斯特身边的理 由,让故事有了一个看似完满的结局。 纵观伯莎梅森在小说中有限的行为,每一次都给情节的发展注入了决定性的推动力,发人深省的却是在这部以女性主义为灵魂的小说中,为何却以绝对主观偏激的男性声音和视 角来描述伯莎。其实,笔者认为这也正告诉了读者,女性若在男权社会失去了自己的声音, 即使有着好的家庭背景,丰厚的财富,也无法取得尊重、地位,遑论幸福。只有像简一样, 坚决捍卫自己的话语权,才能不失去自我,并最终实现自己所追求的幸福。伯莎梅森就是 简爱的一个对立体:一个屈从家庭的安排,另一个从不服从别人的命令或意愿;一个完全 由男性声音叙述,另一个完全用女性主义声音发声。两人在同一个男人身上产生了截然不同 的结局。由此,该如何取舍,答案早已跃然纸上。

本文链接:http://jencorbett.com/daisimengdemeisen/406.html